????陈天星不理他,笑笑就靠着柜台接通电话“郑老爷子耶,想死你了哦,快来救驾,我被人给关起来了,饭都吃不饱,可怜哦”

????电话对面就是京都郑家的老爷子,听了陈天星的夸大其词便冷笑道“你现在不就是小酒喝着大鱼大肉吃起来,在楚州谁敢得罪你十七哥?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此事到此为止”

????陈天星脸色不变,但语气却冷冽起来“到此为止?我在拘留室白呆了几天?”

????“你还想怎么样?你真想串通人大代表把欧阳经天给选举掉?”郑老爷子也不耐烦起来。

????“怎么着?以为我不敢?欧阳家是天上的雄鹰,我陈十七是野地来的土狗,兔子急了还能蹬鹰,土狗被逼急了就不能咬人?到此为止?没门”陈天星缓慢说话,山南道行省大院安保大队的值班大厅里的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悲愤的气息。

????“你陈十七还真想再来一次七二零事件?你应该知道那次事件后的结局,现在刚开完全国人代会,需要的是稳定发展环境,任何破坏改革大局的行为都是倒行逆施,你陈十七相当一方诸侯,可以,但你如果违背中央的基本政策,那就是与全国全党为敌”郑老爷子扣个大帽子先。

????“你太看得起我了,一方诸侯?我陈十七只想当个安静的美男子,你已经看了我给你的录像带是吧?现在是有人闯入我的家中,让我下跪着将家产双手奉上,郑老爷子,现在马上是二十一世纪了,不是奴隶社会,君王一怒,血海飘杵,但也别忘了还有一句,贱民一怒,血溅三尺;他欧阳家还没出君王呢?此事没个说法,那就别怪我陈十七挣扎几下了”陈天星直接威胁道。

????“陈十七,你的情况我们都了解,这次的事件真实如何,你心里清楚,不是你挖坑事情会到这一步吗?住手吧,别让我们失望”郑老爷子软下口里语气。

????“你们才让我失望,刚才还有人跟我说要讲法律,你也让我要顾全大局,我没顾全大局吗?我没讲法律吗?我挖坑?是我陈十七求着他们去我家里捣乱的?我没那么贱皮子,想我收手,好啊,拿出真心实意来”陈天星开始讲条件。

????“我可以给你保证,以后欧阳家不会再找你麻烦了”郑老爷子叹口气回答。

????“郑老爷子,我读书少别骗我;空口白话谁都会说,您说我现在真的去给欧阳经天下跪,再送给他几个亿,他们欧阳家会收手么?别忘了,二月份我就把好不容易弄回来的航母送给他们了,欧阳家抢我的鸭脖子市场我屁都没放,一天之内封了我两百多家店铺,现在欧阳家的税务稽查还在我的鸭脖子工厂里鸡蛋里挑骨头,这是想干什么?想要我的命知道不?我陈十七过了年就写好了遗嘱,但真想要我的命,那也要做好崩了他的牙的准备”陈天星诉苦加威胁。

????“谁想要你的狗命?住手吧,再下去真的要出事的,此事到此为止,这是康海和我们郑家的意思,你陈十七救过我的老命,我老郑对你也还不错吧?此事不要继续下去了,我们会记住你的大度的”郑老爷子打起感情牌。

????陈天星静默几秒钟,吐口气说道“好吧,郑老爷子,此事到此为止,我陈十七五年内不会越过黄河,你让欧阳家开出价码吧?”

????“到此为止就到此为止,欧阳愚不会再呆在山南道,欧阳经天不会再对付楚州的本地帮,你还想让欧阳家给你道歉?”郑老爷子也开出价码。

????“欧阳愚离开山南道?楚州人民欢迎他留下来啊?道歉什么的我也不需要,但我的损失他们必须赔偿,我所有的企业这次都受了影响,先不说关门几天的损失,这个做生意讲的是声誉,他们败坏我的名头怎么也得补偿一下吧?”陈天星开始讨价还价。

????“你陈十七还缺那点钱?他们不是也没查出你的偷税证据吗?尚书台商业部会给你的那个连环十三坞颁发明星企业牌匾的”郑老爷子耐心解释。

????“什么叫偷税证据?我陈十七就从来没有想过偷税漏税什么的?我做生意连免税政策的便宜都不占,回去挖国家的墙角?行了,我陈十七也懒得在乎这么点赔偿了,此事到此为止就到此为止,我可以回家了吧?”陈天星想想,懒得继续掰扯了,便大度放手。

????“你当然可以回家了,但你们山南道的后续事情你得摆平,人代会你不能再出幺蛾子,欧阳经天是尚书台提名的经略使,必须的高票当选;现在是不是有人围堵行省大院,你也得将人带走;还有那些闹事的企业老总你也得帮忙安抚,这次税务稽查也是尚书台认可了的,是税务改革后的一次自查举措,必须保证顺利进行”郑老爷子还在继续提要求。

????“郑老爷子,山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