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管条件多苛刻,有得谈,就意味着有希望。

????燕云歌要十万贯钱,在杜先生看来,至少探清了她的底线。

????知道了底线,事情就等于有了进展。

????这一趟来到富贵山庄,没算白来。

????十万贯钱,杜先生不能答应燕云歌,他需要请示。

????即便他能做主,也不可能当场应下。

????谈判,谈判,就是一个长期的拉锯战,心理战。

????不能对方开什么条件,就答应什么条件。

????于是,杜先生露出为难之色,“四姑娘狮子大开口,真叫人为难得紧。”

????燕云歌却笑起来,“我父亲那里,不缺十万贯钱。”

????“侯爷的确不缺这点钱。可是侯爷花钱的地方颇多,那么多人要养,十万贯钱给了姑娘,意味着别的地方就得少十万贯钱。钱少不得啊,钱一少,人心就会动荡。还请四姑娘高抬贵手。”

????燕云歌缓缓摇头,“我的底线,已经告诉了先生。这也是我对先生释放的诚意。低于十万贯钱,股份就没得谈。即便我父亲采取强硬手段逼迫我,尽管来,我接招就是。”

????杜先生苦笑,“你这是何必呢?”

????燕云歌挑眉,“我很怕麻烦,但是不等于我会为了避免麻烦从而牺牲自己的利益。我不是个大度的人,相反,我小肚鸡肠,又爱记仇。我说的这些话,你可以原原本本写信告诉我父亲。”

????这可真麻烦!

????杜先生心知肚明,今日谈到这个程度,已经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

????他拱拱手,“多谢四姑娘以诚相对,老夫会将情况如实禀报侯爷。十万贯钱,不是小数目,而是一笔巨款。此事需要侯爷做主。”

????燕云歌笑道:“我等着先生的好消息!”

????说罢,端茶送客。

????杜先生起身,准备离去。

????他突然想到什么,又多嘴一句,“姑娘对待侯爷的态度,将你我分得太过清楚,委实不像是父女,倒像是生意人。”

????燕云歌笑了笑,说道:“不分你我,意味着有一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敢问先生,我父亲会将家业传给我二哥吗?”

????杜先生蹙眉,“事关侯府家业,老夫岂敢胡说。”

????燕云歌眼神嘲讽,“先生明明知道,父亲不会将家业传给我二哥。若是不分你我,富贵山庄最终会落到谁的手中,不言而喻。先生,你应该看出来,我不是傻子,我自然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所以,我与父亲之间,必须分清楚你我关系。”

????“老夫明白了!只是,姑娘小小年纪,却心思深沉,委实不像是这个年龄该有的样子。”

????燕云歌指着自己的喉头,“失声数年,让我见识了人情冷暖,自然会多几个心眼。”

????杜先生尴尬了一下,紧接着哈哈一笑,“是老夫多心,告辞!”

????……

????杜先生在第二天早晨,离开了富贵山庄。

????燕云歌也闲了下来。

????山庄已经步入正轨,管事伙计各司其职,井井有条,基本上不需要她来操心。

????就是利润点太少,让人发愁。

????一个冬季种植蔬菜,就闹出那么大的风波。

????暂时,她不想折腾,不想引起太多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