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娇娘道:“妾身,妾身,知道了。”

????她哭着离开,可是脸上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走一步,看三步,她早就有后着了。

????秦赢卯不会在乎一个女人,别人的妾,但他可能不在乎自己的子嗣吗?

????只要自己怀孕了,只要时间差不多,秦赢卯会认为是他的孩子,第五右翼也会认为是他的孩子,这个孩子将会让北冥娇娘翻身,就如同王朝卿现在一样。

????哪怕人人知道她是偷人生了北冥有鱼,但现在北冥有鱼能攀附上秦赢卯,连北冥康都要讨好。

????这就是人不要脸,鬼都害怕。

????真正的贵族,在人面前是特别要脸,在人背后,哪一个不都是脸皮厚如砖。

????王朝卿是多么蠢的一个女人,她都能做到的事情,自己能做不到吗?

????到时候,只要自己两边套话套好了,必定有很大的机会得到她想得到的一切。

????秦赢卯不会等她孩子出世,所以她的孩子不需要和秦赢卯验血脉石,所以最好就是第五右翼的孩子。

????但是第五右翼三不五时招她来宠,到现在都没有怀孕,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要多吃易孕的东西,而且,北冥娇娘咬了咬唇……

????也许得再找一个男人,这才是三保险!

????不是她不要脸,都是这样世界逼她的。

????……

????秦赢卯不知道北冥娇娘会有这么多戏,他在心里根本不把自己这种风流韵事当成一个正经事。

????如果北冥娇娘不是北冥有鱼的姐姐,秦赢卯甚至都不会重视这件事。

????但现在,他还是想查一查,查个水落石出,查出自己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

????因为秦赢卯一直不曾真正正眼看过北冥娇娘,也不曾喜欢过,所以他不认为自己会突然疯癫到必须要北冥娇娘不可。

????所以一定是药物导致。

????秦赢卯送走了北冥娇娘,直接就去了相熟的一家丹药铺子,找到里面的丹药师。

????“替我看看,我是不是中了毒?”秦赢卯问道。

????能做丹药师的,那水平自然不会太差,所以很快就查出了结果:“您是中了春……”

????“什么药,什么时候入口的。”

????“一个时辰左右。”

????秦赢卯回忆了一下,一个时辰左右,就正好是今天见北冥娇娘时间。

????不过,两个人分主次椅,并不是坐在一张桌上,距离不算太远,也有个三米左右,北冥娇娘没有本事给自己下毒。

????而且茶是侍女端进来的,两个人都喝了,但是北冥娇娘明显没有中毒,她是半推半就的,但肯定没有迷失心智。

????不是北冥娇娘下药,那又是谁?

????秦赢卯想到郡王府的侍女们。

????真正侍候帝林夫妻的近身女侍那都是从帝都来的,有品阶的,都是武者,而侍候客人的,都是本地的凡女,是不是有谁有了攀附的心思。

????秦赢卯问了是什么药,对方从秦赢卯的脉相上看不出那么多来,只是说秦赢卯的药性没有完全解开,说明这种药时效很长,给秦赢卯配了解药,秦赢卯吃完了,脸色黑沉沉,回府审讯去了。清穿之十福晋她又忽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