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到七魅的不对劲,江北寒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了那画像,伸手摸了一下七魅的脸颊,说道:“无妨,莫要担心,不过是一张画像罢了。”

????七魅笑了下,说道:“不过是几个小兵卒而已,我还不放在眼里,只想到如今长安城内的局面,就难免……”

????说到这个,江北寒笑着问道:“倒是忘记问你,我们如此匆忙的从长安城出来,都没有计划好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呢。”

????闻言,七魅认真地想了一下,说道:“江中。”

????“江中?”江北寒疑惑的看着她,显然是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去江中做什么。

????“是,我们去江中,在那里,说不定能找到我们想要的另一个东西。”

????听到七魅这么说,江北寒倒是一下子就想明白了,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江中有我们想要的另一份藏宝图?”

????淡然一笑,七魅摇了摇头,解释道:“我现在还不知道,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你想想,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最后一份藏宝图在哪里,可是偌大的江湖,只有一个江中是无人知晓的地方,你说,这会不会就是为了保护那份藏宝图?”

????江北寒想了想,觉得七魅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可你为什么就认定是江中呢?若是说起来,我倒是觉得万事阁也有可能藏着这份藏宝图,虽然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地方,可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进得去的。”

????“你的想法跟我不谋而合,我也是这么想的。”叶岭应道:“不过当时我去过万事阁,我跟老阁主交谈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关于藏宝图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不会在那。”

????“为什么你会觉得老阁主会跟你提起?还是主动提起?”江北寒疑惑。

????“你想来不知,这万事阁的老阁主跟我祖父可是生死之交,当年我祖父就曾将我托付给老阁主照料一段时间过,他们俩一起闭关过一段时间,所以,如果我祖父真的有什么需要托付于人的话,想来也就只有老阁主了。”

????被七魅这么一说,江北寒也觉得存在这样的可能。

????“可是现在老阁主已经死了,即便是我们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如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他们是可以再一次进入万事阁,去问问现任阁主,但是在万事阁的人眼里,老阁主的死是七魅造成的,所以他们不一定会愿意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们。

????想到了这一点,两人都微微蹙了一下眉头。

????也是在这个时候,那官兵已经到了他们跟前,强行将七魅的身体掰扯过来,对着手上的画像一对比,都愣了。

????七魅也只是淡淡一笑,就拿过了官兵手上的画像,说道:“我长得有这样丑吗?你们找的什么画师,让他过来,给姑奶奶我重新画一个!”

????官兵此时也都在反应过来了,当即后退了一步,抽出腰上的佩刀,指着七魅,说道:“大胆妖女,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七魅笑着,歪头看他,说道:“如果你有这样的本事,且就试试看。”

????江北寒伸手拿过七魅手上的画像,随后递上自己的,笑道:“欢儿,这么一对比,是不是就觉得你的画像好上许多?”

????七魅一看,忍不住嗤笑,也不知道那人是真的没有见过江北寒,还是故意的,竟然在江北寒的下颔上,点了一颗痣出来,一下子就改变了江北寒的整个气质,甚是好笑。

????看到七魅他们笑得那么开心,官兵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当即就冲了上去。

????七魅只是轻轻地挥了一下手,就将那官兵打飞了出去,毫不留情的。

????其余的官兵一看,立刻就后退了,没有人敢再上去挑衅他们,因为不想让自己成为下一个死的人。

????见他们不再上来,七魅跟江北寒也没有要为难的意思,两人都淡然的喝了口茶,随后站了起来,对就近的几个官兵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