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府后,齐云的脚步依旧沉缓,没有半分变动。

????三个锦衣少年路过此处,说说笑笑似乎准备外出游玩。

????(身shēn)居左侧的是一个(身shēn)着淡黄衣袍的少年,灵力波动在明道巅峰境。

????右侧是一个雪衣少年,在(胸xiōng)前纹着净陌二字,灵力波动在明道中级。

????中央的少年似乎是三人的首领,面容俊逸,已至迁越初级。

????黄衣少年嬉笑道:“秦少爷,什么样的女子能让你如此难忘?这交谈不过几句,你是句句不离这个有琴净陌呀。”

????雪衣少年想起有琴净陌的姿容不(禁jìn)痴痴笑了笑,眸中尽是倾慕之色,但夹杂的却是极重的**:“那是你没有见过此女,那当真是天仙下凡,绝世无双啊。”

????黄衣少年嗤笑一声,道:“你这恶徒要是遇到了美女,哪里会想着我和大哥?早已狼叫着扑过去了吧。”

????雪衣少年笑容一滞,道:“这不是那女子(身shēn)上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吗,我派人试过,不说触碰皮肤,就是碰到了衣衫也会被冻成冰雕,直接命陨啊。”

????中央的少年终于有了一丝兴趣,道:“也好,若真是你描述的那般美人,等我玩腻了让你爽爽又如何?”

????雪衣少年刚刚面露喜色,便觉得一股杀意已经笼罩了自己,他似乎看到了仙佛授首,看到了道魔陨灭,那是一座由九天之仙的尸体和血液堆砌而成的通天山丘。

????他心中打颤,直接瘫倒在地。

????他尽力转眸看去,只见其他两人也如他一般,甚至黄衣少年的双腿之间已经发出了(骚sāo)燥气味。

????齐云缓缓走过,没有发出一丝声音,那三人的灵魂逐渐泯灭,目光涣散开来,再无声息。

ag下载官方|官方 ????此时终于有人发现了院前发生的事(情qíng),整座城主府的护卫都行动起来,将齐云团团围起,可没有一个人敢近齐云的(身shēn),一大片中央地带成为了空白。

????齐云淡漠的眸子扫过这百余名护卫,寒声道:“挡我,则死!”

????此时一个迁越巅峰的中年站在齐云(身shēn)前一丈,指着那三个已经没了气息的少年道:“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大的祸?他们一位是净陌城主之子,一位是十里之外的战风城主之子,另一位是道痕城主之子,而道痕城可是有一位八口洞天强者坐镇的二级城池啊!”

????洞天有七口,可入道则境,但洞天路未断,一步一层天!

????看着齐云淡漠的眼神,有人大声道:“我们城主可是洞天级的修士,今(日rì)你走不出这城主府!”

????“城主之威不可辱,你莫要再继续向前了。”

????“若你现在跪下,请求城主收你为义子,未尝没有

????生还之机。”

????齐云目光不动,淡淡道:“聒噪!”

????一股道意瞬间席卷而来,以齐云为圆心如海浪般淹没四周,一个个护卫惨叫不已,双耳已然流出了鲜血,被这道音所伤。

????而这股道意散去,一个白衣中年也终于出现在齐云的视线里。

????站在屋顶的白衣中年看着已经失去了生命气息的三个少年,目中如有烈火燃起,修士得子不易,尤其是在这四极牢笼中。

????那个人死了,他有心(情qíng)去索要传承是因为她是女儿,不是儿子!

????可如今,他的儿子也死了。

????不可抑制的杀意升腾而起,他手持冰枪从一跃而下,两口洞天轰然打开释放着令众人惊怖的力量。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