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寒风擦过皮肤,又像刀锋贴面而过。

????我浑(身shēn)凉飕飕的,皮肤上渗出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并不是说眼前的壮汉太过骇人,实在是……(肉ròu)麻!!

????或者说,用这个词语来形容我此刻的感受也不太准确,但除此之外,我又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合适的词语来表达了。

????壮汉的怨气太大了,这种怨气是直接针对我的,有杀意,又不单纯的只是杀意,更多的是怨恨,仿佛我和他曾经相交莫逆,然后我又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qíng),伤透了他的心!

????能想象此刻我心中那种一万头神兽狂奔肆虐的感受么?

????一个(身shēn)躯壮硕如山的千年老鬼,“咚”的一下子跳上了船,最开始给了我一下狠得,然后就停下了,甚至制止手下继续发动进攻,一脸怨愤不平的冲我大吼一声骗子……

????实在是……让人不敢领教!!

????“嘶!”

????老白轻吸一口气,不停的搓着胳膊,忍不住嘀咕道:“妈呀,这活脱脱的就是一怨妇呀……”

????壮汉(阴yīn)嗖嗖的斜睨他一眼,老白立即把剩下的话全都咽回了肚子里。

????我却心头一下子亮堂了!

????没错,就是怨妇!!

????这个形容就非常准确了。

????答案似乎已经很明显了,水银海中无数怨魂厉鬼围船,就是为我而来,是找我寻仇的!!

????只是,我又实在想不通,自己又哪里得罪这帮活祖宗了?天可怜见,这都是一群死了两千年的老鬼了,和我所在的年代八竿子打不着,我怎么的就骗他们了?

????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我一眼,壮汉依旧是一脸的苦大仇深,不过好歹遇着个有神智的角儿,于是我平复了一下心(情qíng),狠狠吞咽了一口吐沫,艰难询问道:“那个……这位壮士,咱们认识?我……”

????“闭嘴!!”

????壮汉猛地咆哮声,当真是声如惊雷,直接打断了我的询问。

????老白被吓得浑(身shēn)一哆嗦,下意识的握紧了我师父那把古剑,鹞子哥和绾娘儿也是全神戒备着,没办法,对方的道行实在是太高了,如果要以玄门的修行层次来说,恐怕要远超胎息,具体在什么层面,我也无从判断,反正它敢猛击楼船,我甚至都挡不住它一击,就足以说明问题了,这根本不是我们目前能对付的。

????好在,壮汉倒是没有发动攻击,就是有些焦躁不安,仿佛一听我说话就脑瓜子疼似得,不断低吼着。

????我大约也瞧出来了,这主有点神志,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高,总之是有些不正常。

????片刻后,壮汉终于平静一些了,死死盯着我,口中断断续续说道:“你,不要说话……放(屁pì),一个字……不信!”

????好吧,我大概听懂了,摊了摊手,也不太明白什么(情qíng)况了,更没敢说话,怕刺激到对方。

????壮汉的神智好像不太对,反倒

????是再没有攻击我们,就是一味的盯着我,眼神让人毛骨悚然,时而充满厌恶,时而又歪着脑袋定定看着我,脸上有思索之色,一会点头,一会又摇头。

????“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呀。”

????老白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不像是必死的局?这主对你的感官好像很是复杂啊,老实说,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都这时候了,还特么废话,不趁着这点喘息的时间好好想想怎么脱困,净说些没用的(屁pì)话。

????忽然,有人在我腰眼上戳了戳,扭头一看,立即迎上了绾娘儿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