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自己拨动了命运之弦的白小湖还没从那股莫名的兴奋和喜悦中脱离出来, 就受到了来自基地最高领导人的传唤。

????有同样的待遇的人还有陆遏。

????显然是为了应士钦叫他们过去的。

????两人连夜过去, 陆遏开着机车带着白小湖的,两人都心情轻松, 如同夜晚出来兜风。

????见到了徐将军, 他并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只是语气平静地问他们为什么要隐瞒应士钦的行迹, 不把他第一时间交出来。

????陆遏的回答是,那人本就是冲着白小湖来的, 说白小湖是和他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 他们必须搞清楚。

????“那你们问清楚了吗?”

????陆遏道“这个人自称是什么穿书者,他觉得能够制作出抗感染药的人也是和他一样的人, 但小湖并不是。”

????“哦,有证据吗?”

????陆遏反问“徐将军, 你觉得小湖和他是一路人吗?”

????徐将军一愣, 片刻道“不是。”那人弄出了腐蚀液,却待价而沽, 想等着人们损失惨重后再出来,彰显他的价值,确立他的地位。但白小湖不是, 从抗感染药到守卫藤到柴树,她都是主动且及时拿出来, 避免了惨烈的伤亡, 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陆遏又道“所有人都知道小湖来历不俗, 那她究竟是什么来历, 很重要吗,你们不是已经接受了这一点,并且在默默地享受她带来的好处了吗?”

????徐将军有些尴尬,但这话确实没错。

????陆遏接着又道“不过她确实和应士钦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她并不知道什么未来的剧情。”

????徐将军眯眼道“你真的相信有什么穿书者,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是一个书中世界?”

????陆遏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不论这是什么世界,我们都是生活在此间的真实的人。”

????言外之意,他相信这是一个书中世界。

????徐将军的腰背有些佝偻下去,显然这个认知有些打击他,他的三观恐怕也和温连生万佐超一样,碎了个彻底。

????过了许久他才说“这件事,不能传出去。”

????陆遏点头。

????徐将军很快神态恢复如常,问“关于他说的异能者的事?”

????“我们已经能够在处理了。”陆遏就把给孕妇吃“补药”的事说了,“目前只是一种尝试,收效如何可能需要几个月后才能知道。”

????徐将军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白小湖,忽然对白小湖道“你想当官吗?”

????从头到尾没话说的白小湖“啊?”

????徐将军像一个拿着糖哄小孩的人“卫生部觉得怎么样?”

????白小湖却是摇头“我想养鱼。”

????徐将军一愣。

????“我还想种很多东西,我想开农场,虽然我现在已经弄了一个,但还不够大,我想把农场弄得更大。”所以对做官什么的没兴趣。

????徐将军无奈地摇摇头,又问陆遏“你呢,来为基地做事吧,守着个仲阳小队有什么意思,等着将来被三天两头审查吗?也该为手底下的人谋个出路了。”

????陆遏看了白小湖一眼,目光温和“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不过,我们队里的人可以出来做事。”

????徐将军对这两人没办法了,挥手把他们打发走了。

????回去路上白小湖就问“这样就过关了?”

????陆遏驾驶